微微头条网  >   军事  >  正文

10年,10万册藏书,废品收购站变成黄桷坪的“精神堡垒

评论



重庆黄桷坪,因川美而闻名。不过很多人不知道,沿着川美的大门往前走过一段,黄桷坪还有一座“精神堡垒”:用废品收购站旁几间房子改造成的艺术书店。这里不卖书,如果你愿意,可以免费在这里坐下来读书,随便多久。

10年前,这里原本是个垃圾堆。10年后,这里成了黄桷坪的“精神堡垒”,鸿儒与白丁皆往来无隙。书店有很多老朋友,令狐磊、张晓舟、孙冕……也曾都来坐坐。

这家艺术书店的名字叫喜马拉雅。书籍层层堆叠起的精神高度,于喜马拉雅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从书店主人刘景活把废品回收站旁的几间屋子打造成喜马拉雅艺术书店开始,10年的光阴已缓缓流去,它成了黄桷坪的“精神堡垒”,鸿儒与白丁皆往来无隙。

刘景活是爱笑的、谦和的,一如这家朴素却不平凡的书店。

如今他的藏书已有10万册之多,在书店里的只是冰山一角。除了自己的收藏外,还有许多书是朋友送的,著名当代艺术家叶永青送来自己的画册,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傅红星带来了老电影资料,卢作孚孙女卢晓蓉也送来数百本有关卢作孚的书籍;

成都当代美术馆也赠送了数十本……而他的藏书堪称是一个“艺术博物馆”、“出版博物馆”,罗中立、庞茂琨、陈丹青等大家的签名书,何多苓当研究生时的素描、甚至还有1979年川美的考题;

《新青年》、毛泽东上学时办的《新时代》,周恩来上学时办的《觉悟》……都有。而这些,依然只是凤毛麟角。“现在这些书排在一起,走的话都可能得走上几公里。”刘景活笑着说。





“书痴”与他的10万册书

刘景活是“书痴”。来自合川小镇上的他,三岁就从连环画开始,与书结下不解之缘。小时候为了看书,用折纸和家里开供销社的同学换书看;或者坐在小人书摊里一坐就是一天。

小学时周末到班主任家看书,老师会拿地瓜给他们,边吃边看,至今他依然记得那种美好感受。初中时学校守图书室的人有精神病,经常放把菜刀在手边,没人敢去看书,他虽然也害怕,但对书的强烈渴望抵消了这种恐惧,于是就成了那里的常客。

沿着川美的大门往前走过一段宽阔而干净的马路,一不小心就容易错过喜马拉雅低调的书店标牌。大门敞开,两面墙上都是书,中间一张木头长桌,几个人埋头看着书,没有因为脚步声而抬起头来,店员也只是抬头冲我们微微一笑,没有刻意的招呼,仿若你已是老朋友。\

书店旁的小院子是新打理出来的,高大的苦楝树下,一缸睡莲,几把竹椅,一墙涂鸦,一辆靠着墙的单车,是一幅安静的画。

沿着院子里的几级石阶走下去, 刘景活正在后院打理他新开辟出的小花园。三角梅、枇杷树、仙人掌、牵牛花、茉莉花……他看着这些已盛开的或含苞待放的植物们,一脸满足。

你很难想象,这里原本是个垃圾堆,几个月前在他和朋友的努力下,慢慢变成这个样子。

“有个花园的话,小朋友就可以来玩了。”刘景活笑着说,那天他穿了一件黑色T恤,上面印着偶像卢作孚的名言。

这里不卖书,如果你愿意,可以免费在这里坐下来读书,随便多久,有些读者来得早,刘景活甚至还会直接把钥匙给他。他说书店就是个“来去自如”的地方,我们和他坐在书店的后院里聊天时,就不断有朋友过来,大家随意的就过来坐在一起,喝着茶聊着天。

书店有很多老朋友,令狐磊、张晓舟、孙冕……也曾都来坐坐。给《国家地理》杂志提供内容的登山家汉斯,送了很多书、画册、明信片给书店,还留下了陪伴自己攀登过许多高山的登山镐。





“我觉得书店就要尊重书尊重人。

尊重书首先是要保持书的干净,不能拿来垫脚。

现在还有朋友不断的送书过来,把书放在我这里可以很放心。

经常有人问为什么我们书店不销售,我很想说书卖出去容易,但要收回来很难,聚书很难。我觉得做书店从某种方面来说是保存文明。这比生意更重要。”

很多考研、考博的人喜欢来这里学习,也有许多人在这里一步步实现了梦想。“书店应该就是教育人的,可以读书,可以派上用场。书一定要落在合适的人手里。”

于他而言,只要每天都能待在书里面,就很幸福。“其实哪里需要很多远行,在书里面可以走得更远更辽阔。张之洞、曾国藩……诸子百家,你想见谁就见,想去哪就去哪。”

花园即将盛开,院子也打扫干净了,书本的芬芳一如既往。阳光和微雨,也都将不期而遇。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喜马拉雅。


西安SEO

推荐文章:

八字起名网

推荐文章: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图聚焦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微微头条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微微头条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15884368@qq.com

联系我们|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