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头条网  >   财经  >  正文

抗战中国的精神堡垒

评论

■ 王康(独立学者)

中国抗战,非徒为土地、家园、财产、性命而战,亦为悠久、博大、深沉、纯朴之文化而战。

海牙《陆战法规惯例条约》等国际法,多次明文禁止交战各国对一切文化教育机构施行破坏。中国智识教育界受命民族精神与历史文化,高等院校皆是抗战思想之坚固堡垒,日本因之以摧毁中国高等教育为其“对华总力战”之重大目标,中国因之遭遇史所空前之“文化浩劫”。中国战时教育当局因应国难深重,根据“抗战建国”之方针与“战时须作平时看”之主旨,制定战时教育纲要,推行战时教育运动,坚持争取民族生存与改造复兴国家并重。中国教育界于山河破碎之际、民族危急存亡之秋,学派林立,大师云集,英才代出,蔚成大观。为保存中华国脉民魂,一百余所高校、八十余万师生员工挥泪辞校园,衔恨别寒窗,颠沛流离,筚路褴褛,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讲学危途,弦诵不辍。北抵甘陕,南穷云贵,中入湘桂,西溯巴蜀,转徙崇山峻岭,周流春寒秋肃,迁播二百余次,行程百万余里。空前绝后,为中国五千年文明绝地重生之世纪再创;彪炳千秋,书世界历史最悲壮辉煌之文化奇观。

中国文人素以天下为己任,抗战文学不仅是救亡图存的重要战场,而且是中国现代文艺复兴的重要领域。一九三五年,上海文艺界鲁迅、林语堂、王统照等发表《文艺界同人为团结御侮与言论自由宣言》;一九三八年,“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和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先后在武汉成立;一九四O年,军委会政治部文化工作委员会在重庆成立。二十余年间营垒分明、派别对立的文学研究会、左翼作家联盟、南社、独立文学家和自由主义作家第一次聚集在抗日救亡旗帜下。《抗战文艺》、《文艺阵地》、《文艺先锋》、《七月》、《文艺杂志》、《文学月报》、《野草》、《中原》等文学刊物成为时代的号角、民族的神经、抗战的前沿阵地。大量小说、报告文学、诗歌、散文、特写、通讯,把前线和后方、城市和乡村、中国和世界联为一个战斗的整体。

音乐是民族的心律,歌曲是时代的脉跳。烽火十四年,无数音乐家、诗人、歌者、鼓手创作了无数救亡歌曲。哪里在逃亡流浪,哪里就有《九·一八》、《长城谣》的凄厉苍凉,哪里壕堑起风烟,哪里就有《旗正飘飘》、《救国军歌》的雄强豪迈,哪里有中国人,那里就有《我是中国人》、《中国不会亡》、《义勇军进行曲》的慷慨激越。无论众多音乐大家合创的“中华全国音乐界抗敌协会”、“中华全国歌咏协会”,还是黄自、肖友梅组织的杭州“鼓舞敌忾后援音乐会”,陈歌辛、张昊成立的孤岛上海“歌咏指挥训练班”;无论《黄河大合唱》、《牺盟大合唱》的齐唱、对唱、独唱、轮唱,还是《流亡三部曲》、《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的复调结构和高音领喊,都是中华民族惊醒奋起的主旋律、现代中国的最强音。

中国美术界在民族解放圣战中,蜕变生命,变法自我,升华超越,构成中国抗战悲怆壮丽的封面。现代主义、学院派、写实主义、左翼美术运动、国粹主义,各种艺术流派、思潮、理论自觉以“民族”为大义,以“救亡”为旨归,以“现实主义”为主法。中央大学艺术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摒除门户和意识形态藩篱,在“民族救亡”大旗下携手合作,先后成立“中国美术会”、“中华全国美术界抗敌协会”、“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全国漫画界抗敌协会”,先后举办三届全国性抗战美术展览。无数美术家走出象牙塔,水墨烽火,丹青铁血。宥于局限,抗战美术虽未产生堪称不朽之伟大作品,毕竟以其整体的受难与创造,书写了中国现代美术史最壮丽雄阔的诗章。

戏剧是中国旧艺术,电影为现代工业化新形式。此旧此新,都成为抗战文艺的生力军。暴日临头,再难分海派京派、川剧粤剧,题材、剧本、舞台、道具、演员、导演、观众,俱变共进,一起成为抗敌宣传的重器。在“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号召下,“中华剧艺社”、“中国万岁剧团”、“中央青年剧社”、“孩子剧团”、“中国实验歌剧团”、“中央剧团”、“中国艺术剧社”、“国立戏剧专科学校”、“新中国剧社”、“东方剧团”、“怒吼剧社”等社团共同走出积弊丛生的旧艺苑,走进阳光,走进生活,走进社会,走进血肉搏杀的民族解放战场。独幕剧、多幕剧、历史剧、现代剧,街头剧,活报剧,大师荟萃,新秀辈出,佳作纷呈,垒起中国现代戏剧史诗般的大舞台。“中华全国电影界抗敌协会”组织电影艺术家对电影内容、形式、手法、技巧、风格进行了全新变革。“中国电影制片厂”、“中央电影摄影场”旗下大批电影人士以“一寸胶片一粒子弹”自励,生产大量故事片、纪录片,力促电影下乡、入伍、出国,力促电影大众化、通俗化、民族化。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电影放映总队”走遍前线各战区与后方城镇。大量西方反法西斯电影引入,中国从此成为世界电影大国。

抗战军兴,世界大战继起,中国新闻界空前抖擞团结,秉持国民公意,宣传国家本位,评介全球趋势,传布抗战大义。《中央日报》、《新华日报》、《解放日报》、《救亡日报》、《群众周刊》、《大公报》、《申报》、《新民报》、《阵中日报》、《扫荡报》、《益世报》、《世界日报》、《老百姓报》,中央通讯社、中国海外通讯社、国际新闻社、军委会国际宣传处、中央广播电台(XGOA)、国际广播电台(XGOY)、中国电影制片厂,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正中书局、大东书局、开明书店、世界书局、文通书局、三联书店共同发表、制作、出版了巨量优质的抗战建国作品。中央政治学校新闻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新闻专业、复旦大学新闻系培养了成千上万职业记者、编辑和经营人才。独立报人、出版大家和新闻巨子广延中国名流、学者、教授、作家著书立说,一时谠论林立,宏文流布,共同塑造了战时中国独有的新闻景象、出版大观和民族精神的磅礴气象。

1938年1月,27岁的唐君毅在抗战陪都重庆写道:故此中国之抗战乃为保存此世界唯一博大悠久之民族而战,为保持人的文化而战也,为保存担负创建世界未来文化之责之民族而战也。故此次抗战意义之神圣,远过于人类史上任何战争。

1941年12月30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22天,在曾数度一片火海、断壁残垣的民族路、民权路和邹容路三条主干道交叉中心,修起一座蜚声中外的木质纪念建筑物,公议定名为“精神堡垒”。“精神堡垒”通高七丈七尺,取“七·七”抗战之意,顶端中央安置一口大瓷缸,内贮燃油、棉条,每遇重大集会,即倒入酒精点燃,焰火熊熊,象征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浩然正气。

上期精彩回放:

刘刚:

《新文化:“五四”运动的助推器》

谢泳:

《“‘五四’周期率” 》

郑大华:

《那一场东西文化之争 》

陈明远:

《“五四”时期的自由结社》

百年阅读系列目录

摇晃的中国——“辛亥”前后的思想启蒙

新青年——“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的冲击及影响

南渡北归——“抗战”年代文化救亡与坚守(本期)

太阳照在桑乾河上——解放战争中的红色文学

蹉跎岁月——文革“禁书”十年的痛苦与思考

喧哗与骚动——八十年代的西学东渐与文化觉醒

黄金时代——九十年代文化的多元与变迁

第一次亲密接触——新世纪e文化对传统颠覆和发展




西安SEO

推荐文章:

西安SEO

推荐文章: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图聚焦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微微头条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微微头条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15884368@qq.com

联系我们|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